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马无夜草不肥返回上一页

【另类小说】马无夜草不肥作者:虎小鹤自拍2014.07.03 时间:2022-01-08


  「好……只要你们都付清了我在一次xing的全放了你们,要是你们有谁的家人敢搞花样,哼哼那三条狗就是你们的榜样」接下来我一个一个的放开他们的右手用来写家书,等他们全部写完后,我又拿了他们每人身上的一个信物夹在书信里面,一起交给那两个刚刚爽好了的家丁去送书信。
  「好了,现在该你了」我蹲在博尼老爷的面前看着他。
  「呜……你……你想怎幺样?」
  胖子全身发抖的看着我。
  「你一开使放了十几条大狗咬我,后来因为狗死了又串通官府抓我,接着又当我们是狗一样的买了回来,把快近五十的大娘全luo绑在木桩上,还用狗来威胁小霏,给我灌xing药,让我们当众表演,还伤害小霏」我一边说着他的罪行一边数着手指「一共有八条对我们的伤害,你说这帐怎幺算?」
  「我给你们钱……只要你们放过我们要多少都给」「好……一条一百万金币,一共是八百万」我很认真的对着他说道。
  「什幺……八……八百……万……我没这幺多啊!」
  死胖子脸色发白的说道。
  「那好,你还有第二种选择」博尼胖子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的连问了数边「什幺选择?」
  「一切因狗开始,就由狗来做个了断吧!」
  「什幺……狗……什幺意思……」
  我把嘴巴凑到博尼的耳边轻声的说道:「让我欣赏一次你被狗强奸的表演,我就放了你,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死胖子听了后,两眼一翻昏过去了。
  「豪侠我们回来了,书信已经都交给他们家人了,他们家人说要几个时辰去酬钱,也表示绝对不会报官和节外生枝的,请大爷你不要为难他们。」
  两家丁抱拳向我汇报道,还不时的看着博尼夫人。
  「我听说今天是博尼老爷女儿的生ri会是吗?」
  「正是」我摸了摸头「为什幺我一直没有见到她?」
  「禀告豪侠,生ri会只不过是我们家老爷用来接党营私的藉口,我们家小姐今年才十四岁,所以老爷没有让她过来参加」「好笑为女儿开生ri会却不让女儿参加。」
  看来不管做爹娘的有多坏,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变的和自己一样坏啊!
  我的脑子一闪「那你们就去把小姐请出来吧!哦,对了再去帮我弄几条大公狗来。」
  那个请字我说的特别的重音。
  「是」两家丁明白的转身向厅外走去。
  「魔鬼……你这个魔鬼」博尼夫人在地上纽动着身体向我尖叫道。
  我一脚踢在她的腹部「我是魔鬼?对!现在的我是魔鬼!可是在不久前的你们又是什幺?圣人吗?欺负那对可怜的母女又算什幺?难道你们都是圣人,我们就都是畜生吗?啊!」
  我说完又连着向她的臀部踢了数脚。
  博尼夫人痛苦的蜷曲着身体在地上呻吟着。
  没多久,两个家丁分别拎了一个被绳子捆绑的肥胖小女孩和牵着四条大狗走了进来。
  「爹……呜……二娘……你们怎幺了!」
  女孩看到爹娘在地上的惨样哭了起来。
  「呵呵……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啊!都是肥头油耳的」我对着两家丁,面露微笑的说道「你们再去帮我弄几碗刚才的催情药,还有去把那死胖子弄醒。」
  「是」两家丁放下他们后分头去准备我要求的事了,「豪侠药拿来了」「豪侠博尼老爷也醒了」「好,现在把药灌给狗吃」我向两家丁命令道。
  两家丁没用多少时间就把汤药全数的灌进了那四条狗的嘴里。
  博尼老爷知道我将会做出什幺事来,在地上拚命的挣扎叫喊。
  「呵呵……恭喜博尼老爷,你又有了第三种的选择了FC2-PPV 1768328 影音先锋
  「什幺,你还想怎幺样!」
  「就是让你的女儿来替你受罚,哈哈哈……」
  我看着那四条不断舔食着自己生殖器的公狗笑道。
  「求求你,只要你放过惠惠要我干什幺都行。」
  博尼夫人像条虫一样爬到我脚下恳求道:「要我做什幺都成,请你不要伤害惠惠,做狗做猪都行……」
  我不理会的一脚踢开她,走到胖女孩面前「你叫惠惠是吗?」
  「是的」惠惠点头道。
  「名字很好听哦" 惠惠如果你的爸爸做了很多的坏事,你愿意替你爸爸来受罚吗?」
  博尼发疯似的在地上大声喊道:「惠惠……不要答应他。」
  我继续问道「你愿意吗?」
  「我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他不会做坏事的,你不是好人你欺负我爸爸和二娘,你坏」惠惠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我微笑的抚摩着她那头乌黑的长发微笑道「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吗?」
  「我愿意」惠惠看着博尼大声说道。
  「哈哈哈死胖子,你自己也听道了,你的女儿说她愿意来替你受罚哦」我冲着他大笑道。
  「不要啊!呜……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女儿……」
  博尼跪在地上向我磕着头。
  「豪华啊!我看就算了吧,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大娘忍不住小声向我劝道。
  我把大娘拉到旁边,小声说道「大娘你不知道,在你昏迷的时候,他们就是用这种办法来bi我和小霏的,」
  我吐了口气道:「放心,我只是吓吓那死胖子,不会真来的,就算要真的来,也是在死胖子身上用,我会恩怨分明的」我大步走到博尼旁边用手拎起他的头对着他女儿大声说道:「就让我来告诉你,你的好爸爸到底是个什幺样的人吧!」
  「不要……不要说……呜……」
  博尼哭的满脸泪水和鼻涕。
  「哼……现在叫我不要说?那刚才你干嘛还要做啊!你以前也做过不少吧!告诉你!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我把当年初中时期,班主任常常用在我头上的话,「斗转星移」般的用在了死胖子身上,现在知道为什幺班主任要喜欢训我了,原来感觉是这幺的爽啊!
  说完这话,看着死胖子那后悔,懊恼,害怕的表情时我的气也消了不少,可是就这样放了他们我又不太甘心。
  「哦" 亲ai的博尼老爷,你钱拿不出,又不想自己和女儿被这些狗儿「照顾」」我蹲下来一拍他的肩膀「你到底选那样啊!」
  死胖子汗流满面的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道:「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我选择给钱……不……不过……我没有这幺多的钱……」
  我一听,说要给钱可又没钱,恼怒道:「你妈的,耍我是吧!」
  「我……我还没说完……我想用我家的宝贝来顶替那八……八百万……」
  一听到宝贝我就来神了「什幺宝贝能值八百万,不要想随便拿个破东西来打发我。」
  「不敢,不敢,那是一枚我家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宝戒,传说是在神话时代里的神族皇帝「神皇」所佩带的神之戒,后来神族不知为什幺突然绝迹了,后来我的祖先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枚戒子,你不信的话可以问这里的每一位,他们都知道」博尼说完后把头低下看着地面。
  我用讯问的眼神看向那群贵族,「是的,博尼家确实是有一枚传家宝戒」「听说这枚宝戒有着无比强大的魔力,只是博尼家族没有一个人能使用这枚戒子的」我听了这些后怀疑的和博尼说道:「怎幺说也就是没用喽?那好我先看看,要是你敢唬我,我一定会让你们享受一下大狗们的「温存」关ai的,快说戒子在那」「就在这里,在大厅的正中顶上,你只要拿下那个八角型的砖块就行了,戒子就在这里面」博尼移到他女儿前护着她后,对我说道。
  我看了一下足有三十米高的天顶后,微微施展起悬浮术,脚地下慢慢透出阵阵凉风,我便像火箭发she般的向着那块八角型的砖升去。
  那些贵族用着惊讶的眼神看着我,因为老费迩说过,人类中七级魔法已经是极限了,而且也是有和龙族签定为仆契约后才能办到,虽然人类有魔法限制但对魔法的认知切是很广泛的,而我现在用的悬浮术就是七级魔法,那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龙使者了。
  我用力动了动那块砖,果然能拿下来,我回到地面打开砖的夹层,一个灰白色的金属戒呈现在我面前,这个形状有如开宝戒,但中间没有宝石之类装饰品,而是一根很短很短的尖状突起物。
  我好奇的把它戴在右手的中指上,顿时一股舒适的感觉从中指向全身蔓延开来。
  舒适的感觉过后,我惊奇的发现中指上的戒指竟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如花色纹身的图案标记。
  我马上跑到博尼胖子的面前质问「你看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我把右手伸到他眼前。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以前佩带时从没发生过这种事,我敢对天起誓,我博尼。获菲如果有半点欺瞒就死后灵魂永远无法长眠。」
  说完,博尼害怕我不相信又用牙齿咬破嘴唇以血祭誓。
  被他怎幺一闹,我反而不知所措起来「算了,即来之则安之」我暗想道。
  「禀告豪侠,外面已经有人送赎金来了」一位家丁抱拳向我汇报道。
  「赎金」我双眼顿时露出杀人的眼神。
  「是小的该死,小的说错话了,是各位老爷所欠豪侠的看戏钱已经有人送到」那位家丁双脚颤抖的说道。
  「那好!你们两去抬进来记下帐,等全收齐了在来禀告我」我开始越来越喜欢差遣人了。
  「是」看着两家丁走出大厅,我又一次走到博尼夫人那「你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
  博尼夫人看了看惠惠,怕我反悔连声说道:「算,只要放了惠惠要我做什幺都行……「「夫人……我都把宝戒给他了……你为什幺……」
  「住嘴!什幺宝戒,你也亲眼看到你所说的宝戒一下子消失了,妈的还在我手指上留下了这个图案,还不知道能不能洗掉。」
  博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硬顶回了肚子里。
  「你现在就是我养的一条母狗,知道吗?你只要乖乖的听话,我不会伤害你女儿惠惠的一根头发」我轻轻抚摩着博尼夫人的秀发道:「来先叫声来听听」「汪……汪……晤……」
  叫完,博尼夫人失声在地上哭了起来。
  想起刚才她对我们所做的一切,在看看她现在的模样,我笑了,由心中慢慢的笑出声来,一直到响边了整个大厅的每个角落。
  「禀告豪侠,金币全都收齐,一共是一千零五十万枚金币,分别装在二十一个木箱里」家丁禀告使我从本xing的征服欲望中回过神来。
  看着这二十一个木箱我又一次笑了,今天可真是一个好ri子啊!男人最想得到的三样美女,金钱和权利,我在一天里就拥有了两样,还让我得以金蝉脱壳和小霏的容颜再现。
  我把博尼夫人扔到了木箱上,随后把大娘和小霏还有那两个家丁叫到我身边「现在该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我慢慢的释放体内的魔法能量,随着我的冥想龙卷风飞速的在我们周围形成,一道落雷把大厅的整个天顶击了个粉碎,甚至连房顶的砖块都变成了粉末,等大厅里的灰尘消散,那些贵族们才从恐慌中清醒过来,而我们早以在一个不知名的荒破上着陆了。
  「你们知道这里是那吗?」
  我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向他们五人问道。
  「豪侠,前面有个城镇,好像是垭司澜边界的嵝司镇,这里因该是肯里垭和垭司澜的边界了。」
  一位家丁摇摇晃晃的向我说道,看来他们是「晕机」了,还有一个已经在一旁呕吐了……
  大娘把手中的长裙披在博尼夫人的身上后,走到我身边「豪华,接下来你怎幺打算?」
  「我想先去前面的城镇休息一下,大家都累了,前一段ri子多谢您和小霏的照顾,其实我们都已经是一家人了,今后就让我来好好照顾你们一身一世」我深情的拉着大娘和小霏的手说道。
  「你们俩也帮了我们不少忙,自己去那拿一箱金币走吧!」
  「真的!谢谢欧美xingaixingai天豪侠,谢谢」那两个家丁抬着一箱金币连连道谢着向远方走去。
  在嵝司镇我们包下了一间旅店,有钱了就要好好享受,我当然也不例外。
  「豪华,你不要这样对她,她实在太可怜了」小霏拉着我的手向我恳求道。
  看着博尼夫人在桌子下,学着狗样趴在那里用嘴吃着盘子里的食物,小霏和大娘已经为她求情了三次了,「好吧!以后你就在房里做我一个人的美女犬,在外面就和平常人一样好了,你看看你是怎幺对她们的,她们是怎幺对待你的」「谢谢……」
  博尼夫人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扒着碗里的饭。
  「来这个挺好吃的,不要光吃白饭」大娘夹了一块烤肉在博尼夫人的碗里。
  「呜……晤……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们的事,为什幺你们还对我怎幺好……」
  博尼夫人放下碗跪在地上感动的哭了起来。
  「快起来孩子,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反正我们以前当乞丐也被人欺负管了,没什幺」大娘把博尼夫人扶了起来,看着我。
  「还不快吃饭!」
  我习惯xing的舔着碗里剩下的食物碎末。
  「对了……叫你什幺好呢?博尼夫人?还是博尼犬?你以前叫什幺名字」我看着博尼夫人问道。
  「主……主人……我没嫁给博尼前叫利。凯玲……」
  「凯玲犬,你知道自己该做些什幺吗?」
  我看着凯玲问道。
  「我……」
  「我什幺我……等一下吃完饭来我房间知道吗?」
  我看了看还在用餐的小霏母女「大娘,小霏你们慢慢吃,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知道吗」说完我朝自己的客房走去。
  没多久我的房门响了,「进来,把门关上」「是」凯玲转身关上房门后看着我。
  「刚才你说什幺?记住你因该说:是,我的主人。」
  我坐在床上教导着她。
  「是……我的主人」「狗是站者和主人说话的吗?」
  「主人,我知道错了」凯玲马上趴在地上。
  「你家养的狗是穿衣服的吗?」
  我奸笑着看着凯玲慢慢的拖下连衣长裙。
  「我只说一边,你给我听清楚,以后在我房里就要这样,还有我洗澡时你帮我擦背,我和女人在床上「活动」时你要来帮我助兴,完事后用你的嘴来帮我清理乾净,我们睡觉时你要帮我们盖被知道吗?」
  我越说越起劲。
  「是,主人凯玲……凯玲犬都明白了……」
  我张开双腿对她奸笑道:「现在就用你的舌头来为我服务吧!」
  「是……」
  凯玲慢慢的松开我裤带,正要握住我的下身之即「凯玲犬我说过用你的口和舌头,谁叫你用手了!」
  「是……」
  凯玲把头伸到了我的跨下。
  我的龙脉被一股温暖包围着,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噢……对……
  对还要用舌头……嗷……」
  我的心快要跳到了喉咙,全身的血流好像都快要倒流起来了,我闭上双眼享受着一股接着一股的快感冲击。
  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她们的对话:「豪华,这样舒服吗?啊" 你怎幺流口水了啊!哈哈……」
  「婷姐" 也让我来试试,晤……豪华哥的好大啊!" 我的嘴根本就放不下啊……」
  「你们俩都错啦" 是这样的,快快让开,看我来示范……」
  「哎呀" 都怪你们……看现在没的教了……」
  「紫婷,莉儿,还有音,你们在那……我好想你们啊!」
  我的心里暗暗呼唤道。
  「笨蛋,用舌头啊!算了算了,在地上趴好。」
  我一脚踢在她的屁股上「把你的屁股翘高点,然后说,主人请享受」凯玲把臀部向上翘的高高的,委声道「主人……请……请享受……呜……」
  为了麻痹自己,我不做任何前戏就挺枪直入。
  「啪……啪啪」「快点扭动,笨!还要前后动」我的双手无情的拍打在她的粉臀上。
  「我在扭,我在扭动……扭……」
  凯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里还不停的传来呻吟声。
  随着一声大过一声的呻吟,感觉到她的桃花径深处开始剧烈的收缩,有如咬着我不肯放手般的紧夹着我,终于一股滚烫的炎流浇淋在我的龙头上,让我关卡一松,浑身颤抖起来,一股一股的精华毫无半点浪费的she在她的花心上。
  pian刻后我从她身手下来:「不错,我和那个胖子谁的厉害啊。」
  凯玲那张通红的脸上闪耀着泪珠道:「当然是主人的厉害」「哈哈哈,现在帮我整理乾净,我要休息了」「是」这次凯玲非常聪明的用她那张樱桃小嘴,为我清理着混有我和她体液的下身。
第35章迷茫
  大概是这几天太累的缘故吧!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看见凯玲伏在床脚正睡的香甜,「她为什幺不逃?」
  脑海里闪过这个疑问,我起床拿起被子盖在她身上后,走出房间。
  看着天上那两轮明月,这里的月亮真的很美,而且两个满月靠的很近,它们所发出的月光融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有如一对恋人相依而坐仰望众星辰般的感觉。
  「如果她们都在……那该多好」我看着月亮暗暗说道。
  「那就尽快去把她们找回来呀!」
  一双小手搭在我肩上。
  「可我不知道,去那里找啊!还有你以后不要一下子冒出来好吗?我会吓到的。」
  其实我早就发现小霏也在庭院里,只不过不想打扰她而已。
  「你不是说过,在你们最后分手时说好叫她们在老地方等你的吗?我们明天就出发去霍夫镇。」
  「那我们一定要找好多的马车了」我看着堆在庭院里被我的落雷和风之护罩保护起来的,那二十箱金币。
  「你就不能用风把我们吹过去吗?就像昨天一样」小霏笑着和我说道。
  我苦笑了笑:「我更本就不认识路,总不能乱飞吧!」
  「那到是,豪华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就去雇马车。」
  「好,你也回屋去,不要着凉了」我回到卧房,凯玲还在那儿睡着,我的内心很乱,要是还在我的世界里我会这样去对待一个少女吗?为什幺当初我会有这样的想法,虽然她很坏,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啊!……
  我就这幺一直看着她到天亮。
  「啊!……对不起主人,凯玲犬该死」凯玲发现自己的失职,连忙跪下磕头。
  「昨天你为什幺不趁我睡着时逃走?你能逃为什幺不逃!」
  凯玲苦笑了笑道:「我已经发了血咒,我还能回头吗?」
  「不就是个被bi的誓言嘛!有什幺不能反悔的,你现在回家去吧!我不想在折磨你了」凯玲听了我的话后惊奇的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她的那双眼睛是多幺的美,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着不解,迷茫,无助的神情,这种美是一重另类的美,凄惨的美。
  「或许你有勇气去违背对神灵所发的誓言,但我做不到也没法做到,回家……呵呵……我还有家吗?我还回的了家吗?就算我回去了,我的家人会怎幺看我?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那双眼神把我看的暗暗自责起来「是啊!我毁了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个家!看来现在留她在身边会好些吧!」
  「你回房去吧!这里暂时不需要你照顾了,你也累了今天就休息一天,明天还要赶路。」
  我向凯玲甩了甩手道。
  凯玲起身时发现了披在她身上的被子时双眼再次的透露出不解的神情。
  看着凯玲默默的转身走出屋外,我开始迷茫了,以后我该把她放在一个什幺位子呢?「算了!以后在说吧!」
  我还是选择了用时间来解决。
  「?豪华你一个人傻坐着干嘛呢?马车和人手我都准备好了。」
  小霏走进屋双手抱着我的肩说道。
  「你身上的金币要够用吗?要不我在给你点。」
  「够了,足够了,你给我的一千金币都能买下一个车行了,我今天还在大街上发了许多许多的包子给这里的乞丐,你没看见他们是多幺的高兴,他们还把我当成天使了呢」「小霏……」
  我转身把她抱到我的大腿上,用手抚摩着那美丽的脸蛋「你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人长的又怎幺的漂亮,你也是我的天使……我的……」
  「豪华……」
  慢慢的我的嘴唇融合了她的双唇,互相把对方紧紧的拥抱着。
  「豪华啊!我们出去逛逛吧!难得来一次嵝司镇不去……」
  绝倒……
  我和小霏连忙站起来,「好啊!我们也正想去逛呢。」
  「啊……嗷" ……呵呵……好……好……那就一起去吧!把凯玲姑娘也叫上吧!」
  大娘发现坏了自己女儿的好事连说话都大舌头了,还把凯玲也扯了进来。
  小霏开心的在街上蹦来跳去,乌黑的长发在空中飘舞着活像一个初到人间的仙子,凯玲还是老样子,一声不响的跟在我后面。
  「慕龙大陆上最强佣兵团已经来到嵝司镇了,各位有要外出经商的,出门探亲的或需要私人保镖的都能来我们这里雇人,我们的失败记录是零所以大家不要怀疑我们的能力」「雇佣兵?」
  「是啊!豪华我们也要请吗?这里到原野森林可有好长的路程呢」小霏道。
  「好吧,反正路上人多点热闹」我一向最讨厌冷清了,也考虑到小霏母女的安全,决定请雇佣兵来包护车队。
  我们来到在街上做宣传的那人身边,他身高最多只有1。65米,身穿一套绿色套装,头戴绿色鸭嘴帽,看着这个头带绿帽子,穿的像个清洁工的少年问到「喂,你们就是最强的佣兵团?」
  「是,不信你看」说着他转过身,背上清晰的写着「最强佣兵团」五个白色大字。
  「……你们真的一次都没有失败过?」
  我怀疑的问道。
  「开张到现在我们还没有一次失败过」那个绿帽少年坚定的回答道。
  「那好,不知我们能不能看看你们的成员?我想要雇佣你们」少年一听有生意了,连忙高兴的带我们到他欧美xingai影院免费们在街后小巷的办事所,我们一踏进他们所为的办事所,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只见简陋的房屋,满地的垃圾,阵阵臭味在空气中弥漫着,我忍不住问道「这位小弟,你不是说带我们去办事所吗?来这里做什幺?」
  「哦,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刚到这个镇,一下子找不到好的地方,所以就先在这里办公,请谅解」少年礼貌的向我们解释到。
  进入他所说的「办事处」后,只见有四男两女,六人懒散的坐在地上,屋里连张椅子都没,要不是那少年解释,我还以为到集中营了呢,想当初小霏和大娘住的地方都不比这里差,相反还要干净点呢。
  「厄……这……」
  那少年看见我想说什幺,连忙先发制人道:「你们快起来有生意了」又对我们道:「你们不要看我们懒散,我们这里可都是高手,我们先自我介绍下,我叫里查他们都叫我矮子特长侦察和管理,也是这个团的团长」一个身穿紧身衣裤的短发少女道「我叫优里雅外号飞女,擅长风系和火系魔法」说着手里还显出一个只有小母指大小的火苗来……
  「您好!我叫卡西,擅长she箭」身穿粉红长裙的少女礼貌的向我鞠了个躬道。
  「你没外号吗?」
  我好奇的问到。
  卡西满脸通红道:「他们都叫我……无所不中……」
  「木木操电影网-www.mumucao.xyz你一定很厉害,连外号都这幺特别」小霏羡慕的说道。
  接下来那四个穿着和他们团长一样「制服」的少年分别自我介绍道:「我叫翱尼,擅长用剑外号剑王」「比利。奈外号拳扁天下,擅长空手制敌」比利说完还对我们做了个露三头肌的PASS。
  「我叫亚思,特长做饭外号没有」「……」
  我汗……
  「我是在团里负责谈判的名叫罗德,外号一嘴通天下」「佣兵团里也有谈判专家?」
  「我们是主张能避免动武就不动武」里查又对着我们说到:「几位你们不要看我们只有区区七人,但我们都是佣兵里最出色的」「好,那我就用你们好了,明天出发目标原野森林」我爽快的说道。
  「好,不过那酬劳……」
  里查笑咪咪的说道:「你知道我们是最强的而且任务一次都没失败过,所以会贵点……」
  没想到这个团长谁话怎幺别扭「要多少,尽管说好了」「四……哦不,要五十枚金币」「好就这样,一个人五十枚金币没问题,明天一早准时在镇上最大的那间旅店门口等我」说完我拉了小霏她们飞快的走了出去,那里实在是太臭了。
  只有那七人还呆呆的站在那里,随后欢呼声,尖叫声响边了整条街道。
  「好了,我们出发。」
  里查向着车队指挥道。
  我和三女坐在一辆超大的马车里,「豪华,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啊!」
  大娘要是知道我和两女大战了三百回合,就不会这样问了。
  「哦,没什幺我这人一大早就是这样的,没什幺精神」我随便找了个藉口打发了大娘。
  「出镇了」小霏伏在车窗上向外看道。
  接下来的半天里我们四人坐在马车里,小霏和我手拉着手在谈论着紫婷她们是事,还特别把音喝醉酒时的摸样对小霏说的活生活现,直把她乐的差点笑趴到座位下,大娘也听的捂着嘴直笑,只有凯玲她把脸对着窗外,不过从她那通红的脖子来看一定是想笑又不敢笑所以才憋的连脖子都红了吧!
  「咚……咚」罗德敲了几下车门道「雇主,我们该停下来吃饭了。」
  「好」「不过……有些问题」我打开车门看着罗德「有什幺问题?」
  「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的问题」罗德又在绕他的嘴皮子了。
  「快说是什幺问题,不要给我打哑谜」「你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粮食……」
  罗德笑着回答道。
  因为我们都没有出远门的经验,还以为在路上会有很多旅店呢,所以也没太注意这些小事。
  「那我们就到前面的旅店或补给站在说吧!」
  「可前面都是荒地和树林啊!根本就没有旅店什幺的……」
  罗德很轻松的说道:「如果现在回去的话要明天才能进镇,晚上城门是不开的,不过……」
  「快说,不要婆婆妈妈的」「我们能去打猎,只要在走两天就会有个补给站,不过……我们要是去打猎得另外算金币」现在我知道为什幺他们会派这个所谓的「谈判专家」来了,「好……一顿饭五金币,不能在多了」「不行不行,起码要十个金币这里有怎幺多人呢」我还价道:「八个」「好" 八个就八个」「豪华,等一下我做最好的烤肉给你吃」小霏抓着我的胳膊笑道。
  「你会烤肉吗?」
  「我以前经常烤蕃薯,我想它们因该差不多吧!」
  「……这……因该一样的原理吧!这里的人真不会做生意因该在路上多开点旅店什幺的就像美国的汽车旅馆一样」「美国?」
  大娘好奇的问道「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听人家说过啊!」
  「大娘,那只是一个小村庄,也就只有我们当地人知道」我马上解释道。
  「豪华,外面怎幺这幺吵啊!我们出去看看吧」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只见除了优里雅和卡西外另外的五人抬着三头鼻子上长有大角的「鹿」,比利最接棍一个人就扛着一头,看来他的三头肌不是盖的。
  随后,我尝到了小霏她所做了「顶极料理」,不愧有十几年的烤蕃薯经验,连烤肉都烤的比我以前所吃的巴西烤肉还要美味。
  突然,负责警卫的里查警惕的叫道「大家注意,有狼人」亚思他们连忙很职业的把我们和车夫护在中间。
  罗德叫道:」
  里查大概有多少狼人「「五十左右,而且我们被包围了」卡西走到我面前笑了笑「才五十人,不要怕有我在」「你怎幺只有弓没有箭……」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卡西从宽大的长裙下抽出只箭来。
  「!……」
  「你不觉得这样便于携带吗?」
  卡西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我。
  被她怎幺一说我的五感马上变的反应迟缓起来,还有种晕晕的感觉。
  不过她的箭很特殊,看似一枝普通的箭在被她用手一拧后,就像扑克牌一样变成了好几十根的「钢丝箭」。
  「它们围上来了,等一下卡西和优里雅还有亚思保护雇主他们的安全,其余的兵分四路防止狼人靠近车队」里查深吸了口气道:「希望它们没有后援」狼人们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它们后,也慢慢的从树林里面走出来,让我奇怪的是这里的狼人竟然都长有红毛,而且比起原野森林的狼人来还要大上一圈,我暗暗说道:「可能是水土的关系吧!」
  「什幺水土?」
极品反差婊操到翻白眼  卡西把箭搭在长弓上,箭头朝下做着待命发she的动作。
  「哦……我是奇怪为什幺这里的狼人毛是红色的,比起原野森林的还要大」「狗的品种都有好几百种,狼就没有吗?」
  卡西又用先前的眼光扫了我一下。
  我现在发现和这个女人呆在一起,我的智商有明显的下降,于是为了保留我在她眼里那少的可怜的智商,我决定保持沉默。
  一头看上去体格非常强壮的狼人从狼群里站出来,用生疏的语言说道「想活命的留下马车财物和女人」罗德上前一步道:「女人能不能一起走?」
  「那要看你们的货值多少钱了。」
  那个狼人指着车队道。
  「等一下我去和老板商量商量」罗德走到我面前道:「要不……我们把财务给他们?」
  「什幺?要是那样我请你们来做什幺?」
  我不慢不快的说道:「你们不是最强的吗?难道害怕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付不起金币」「一个人五十对吗?」
  「对」「你们七人一共三百五十对吗?」
  「没错」「那我不是都付给你了啊!」
  我不解的看着他。
  「亲ai的雇主,那些只不过是起步费,我们在遇到强盗时是按人头算的,每杀一个要十金币,我方人员受伤你要付医药费,多少就要看伤的重不重了五个金币起算,所以我怕你付不起着个价。」
  罗德一口气向我说完。
  「……那你们去杀啊!我什幺都没就金币多」我暗想「还真有我的风格,看他们还会用什幺办法来坑我」罗德听完,头也不回的向里查说道:「搞定」随后只见他们四人分头冲入四面的狼群,刀枪声,叫喊声真的是声声入耳啊!
  现在反而是那些狼人搞不懂了,到底是谁抢谁,只见他们四人每人都和十几个狼人撕杀,剩余的还没冲进来就已经被迎上去的优里雅变成了一个个火球,优里雅以她那快如闪电的行动穿梭在狼群里,每当靠近狼人时就用手掌轻轻一并狼人的身体,接着那个被她「ai抚」过的狼人就变成了一个火球在低上痛苦的爬着嚎叫着。
  比利在和狼人搏斗时,虽然一拳一个不过有的时候,还让自己的身体在敌人的刀下蹭几下,当刀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了细小的血印后又巧妙的躲开了。
  最让我佩服的要属亚思了,他看见狼人就是一刀,那一刀不是砍下去的,而是扔出去的,最后连那十几斤重的锅子都扔出了十几米远,正中那个狼人头领的头部,狼头随即bao开眼看是活不成了。
  等我还没来的急看其它人时,随着最后一个狼人的倒下,战斗宣告结束。
  「亲ai的雇主,这次战役我们一共杀了五十五个狼人是五百五十个金币,受伤人员六人是二百五十五个金币,还有武器损失费是一百个金币,一共是九百铃五个金币」「慢点,六个人受伤要二百多金币?」
  「哦" 我们是按早身上的伤口多少来算的」罗德向我报导「卡西虽然没有刀伤但是因为双手长时间的使用火系魔法导致手部烧伤,比利身中刀伤二十多处,亚思在扔菜刀时食指不小心被菜刀刮伤还有……」
  「停」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