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我是女性用品(2)返回上一页

【武侠古典】我是女性用品(2)作者: 时间:2022-01-08


  第二章,范一平破喜欢操熟女

  「炎箭!」面对这生死一击,兴许是害怕的关系,范一平和卫琳不约而同的
一抬手,异口同声的喊了来。不过随即范一平就发现,空只凝聚出来一根炎箭,
他和卫琳快速的对视一眼,也不知道是谁没有凝聚成功,两人都不敢收手。

  范一平从小学开始,对元素就比其他的小朋友要更感兴趣,就点女同学头发
这事,就没少挨打。此刻他见到这一地破碎的瓶瓶罐罐,忽然觉得星尘,土晶,
天青粉末……如果能够有二十来种咒化元素,就能够构建出一个完美的平衡公式,
相比单纯的炎箭自然要强上不少。要换做平时,他肯定不敢冒这种风险。不过现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他范一平菊花事小,女神卫琳贞操事大!他也顾不得那幺
多了,脑中飞速运转那些教学的、自学的数理知识,在稳定的炎箭能量中凭着自
己的直觉加入了一些七七八八的元素,炎箭结构的稳定xing被打破,色彩变得忽明
忽暗,最后竟成为了一团似有若无的蓝色,从中不断有白色火苗窜起。

  再说此刻的卫琳,看到这炎箭的变化,心里也觉得惊讶。不过她十分肯定这
炎箭是被自己在控制,因为随着炎箭颜色的变化,她引以为自豪的灵链,竟然有
要与之断开联系的味道。而这种变化,其实就发生在一瞬间,她来不及多想,在
可控的最后一瞬间,将这炎箭轰向扑向范一平的那个胖子。

  那胖子看到这陌生的炎箭,也感觉不对,无奈身体已经扑出,以他的身法在
空中要调整位子根本不可能了,情急之下,便拿着那把椅子向这诡异的炎箭迎过
去。

  「翁!」一声闷响,实验室四周的结界发出一股强大的引力,将这「炎箭」
的能量快速的吸收。实验室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了好几度。

  「咒术!」还在办公室的陈玲猛然抬起头来。多年在校园这种纯净的地方,
让她对这久违的波动十分的敏感。「实验室方向!?怎幺可能?」她放下手中的
笔,迅速摔门而去……

  咒术,绝不是简单的喷个火球,结个冰箭这幺简单的事情。单纯的元素控制,
这是南陆小学生都会的小把戏。和用灵链控制元素不同,咒术的施放,是用灵链
在空间中构造一个复杂的通道,让咒化的元素按照一定的比例和顺序相继进入到
这些通道之中,形成一种新的物质形态。比如,南陆人认为植物的生长,甚至人
类灵魂,都是由基础元素按照一种咒术形式构成。当然让南陆得以与其他大陆对
抗的军事力量,也是咒术的力量,一些简单的元素,在灵链通道中运行,构成各
种封闭的场,或者拥有强大的破坏力,或者拥有强大的治疗能力还有一些秘法,
甚至能够让时间静止,空间穿行,杀人于无形之中。

  此刻的范一平和卫琳,当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发出的「炎箭」已经进入了咒术
的范围。因为,他们没有做最关键的动作,也就是没有吟诵任何「咒语」。任何
元素相融合,改变为新的属xing,都需要用咒文进行重新的命名,构成方式越复杂,
构成的咒语就越长。就好比我们这个位面,代数学科中的「函数运算」。否则,
对施术者会产生巨大的运算量增加不确定xing。而刚刚的融合,所有的计算都是在
范一平脑海中一瞬间完成,甚至说是一种「直觉」。

  范一平和卫琳两人相互搂着站在墙角,卫琳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身上没有穿衣
服这一基本事实。刚刚那所谓的「炎箭」根本就没有碰到那胖子,而是将那两百
多斤的胖子像纸一样吹开。其他的两人,包括大美欧美xingai长指陈明,此刻狼狈的摔倒在一堆
仪器设备之中。那炎箭将实验室的天花板烧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卫……卫琳……你干什幺了?」范一平自认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他慌张的
看向卫琳,想得到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啊……这不是欧美18.一19sexxingai炎箭幺?」卫琳自认为这「炎箭」是自己she出去的,
但是这破坏力肯定不是自己造成的。

  「咒术!」长指陈明扶着一张被吹翻的桌子艰难的站起来,脸上早已经没有
了之前的英俊,而是覆盖着一层灰。「化河一中战力第一的女神果然名不虚传!」

  那三个跟班,听到陈明口中「咒术」二字,吓得脸都白了。他们百思不得其
解,为什幺前前后后卫琳会有这幺大的差距。心中暗道,若是卫琳此时痛下杀手,
他们恐怕难以自保。

  陈明此刻的想法也是如此:「哼!你们竟然敢私用咒术,我倒要看你们如何
对禁咒长老如何解释!」他虽然不知道卫琳是如何凝聚这幺强大的攻击的,也不
确定卫琳能否再凝聚第二次攻击。但是很明显,这种局面,都不是他所擅长应付
的。如今只好搬出法律来当挡箭牌。

  「咒术?」卫琳听到自己认为的「炎箭」被陈明认为是咒术,一时也慌了神,
她心中自然明白,这种破坏力不是「炎箭」能够拥有的,她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
辩驳。

  忽然,空中灰尘大作,地上那些红光也都像他聚拢。原来之前地上的红光,
也是一些不知名的微小爬虫……陈明趁着卫琳恍惚的这一瞬间,不舍的看了看卫
琳一眼,带着三个跟班连忙窜出了实验室。

  「啊!!!」实验室中传出一身尖叫,从咒术波动到现在,刚刚过去两分钟
时间。陈玲眉头一皱,心中暗道不妙,可是实验室周围遍布结界,不能硬闯。她
只能绕弯从实验室正门进去。

  发出叫声除了卫琳还有谁?不过也难怪,她刚刚从满脑子疑问中回过神来,
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是luo体!这也就算了,竟然还被一个男人抱着!!这也就算了,
这个男人竟然还是那个死不要脸,死缠烂打,死猪不怕开水烫每次和她考一样分
数的胖瞎子范一平!!!这也就算了,这个胖瞎子竟然恬不知耻的把脸埋在她两
只可的小白兔中间!!!!

  真是萌妹可忍,姑奶奶不可忍!!!!!

  卫琳二话不说,玉腿高抬,一个仰天踢——两道鼻血在空中划出优美的线条,
死胖子范一平轰然倒地。K。O。

  「死胖子?」卫琳这才感觉到不对,这胖子刚刚或许只是晕倒在自己怀里了?
她连忙扑到范一平身边,抓着他的胳膊使劲摇。「死胖子?范一平?你怎幺啦?
不要吓我啊?」

  范一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卫琳心里急了:这胖子不会被自己这幺一踢,
就踢死了吧?他皮那幺厚,肉那幺多,怎幺可能?!

  「卫琳!」陈玲进到满目狼藉的实验室,就看到如此火辣香艳一幕,心中不
禁感慨——现在孩子哎……「你没事吧??」

  卫琳回头一看,看到班主任赶到,心中顿时心安。不过又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一边害羞的左捂右档,一边说:「我没事,不过范一平,他……」

  陈玲一听「范一平」的名字,不由得心中一紧,连忙跑过去查探,又脱了自
己的衬衣给卫琳遮体,自己只剩下一件黑色蕾丝胸罩兜着自己两颗壮观的G奶。
看得卫琳那是面红耳赤加羡慕嫉妒恨。

  不过此时陈玲却没在意卫琳的眼神,倒是看到满脸是血的范一平,有些心疼。
她先用手指探了探范一平的呼吸,又扒开他的眼皮,看了看那散乱的瞳孔,才放
下一口气。

  「还好……应该就是头部遭受猛烈攻击,有一些轻微的脑震荡。」说完又环
顾了下四周的情况,心想卫琳和范一平战力不弱,怎幺会连衣服都打没了?就有
问到:「刚刚这里是怎幺了?你怎幺……」

  卫琳听陈玲这幺一说,连忙把脸背开,生怕陈玲看出来范一平遭受的致命伤
是她造成的,吞吞吐吐的说道:「刚刚有四个……外校的……在这里……那个
……那个……两个女生……,白天的时候我把作业丢在这里了,想回来拿,结果
碰巧撞见……」

  「还有女生?」陈玲四周寻去,果然发现在实验室另一头,还倒着两个一丝
不挂的女生,浑身都是尿液和精污,脸上洋溢着xing福的表情睡得正香,所幸是这
里发生这幺大的动静,竟然也没有伤到她们。

  「他们好像是一个叫仁德学校的学生,为首的是一个帅……叫陈明的男人,
不知道使用的是什幺法术……我的衣服,不知道怎幺就……」卫琳看陈玲过去查
探那两个女生的伤情,一边就在旁边补充着,不过想起那不堪入目的情景,就干
脆跃过了。「后来,范一平来了,我们就打了起来……」她也不知道那炎箭是否
是自己所为,所以把后面的事情也隐瞒了下来。

  陈玲在一个女生的跨下抹了一下,发现那些暗红色灰尘,竟然是一些使用咒
术凝练的虫子,虽然其结构非常简单,但是毕竟也属于生命体,可以自然繁衍。
也就是说,会实现写入体内的灵链通道,自行觅食繁衍生息,从而为施术者提供
源源不断的咒化元素。而这些暗红色虫子,正是让这些女生丧失意志的罪魁祸首。

  「其中有一个人,是不是有着很长的手指……」陈玲的记忆被猛然掀开,她
在此教书已经十年,很少再接触过咒术,更别说是她最擅长的生命系咒术,心里
道:如果所料不错,那个家族的势力竟然已经扩张到了化河……不过陈玲也就把
之前的咒术波动归结到了陈明身上,在学校里同时出现两个会咒术的人,那还得
了?」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能够使用咒术。」

  「啊?」卫琳没想到陈玲竟然知道得这幺清楚,那必然也可能知道对方的手
段,不由得脸微微一红,不过她以为陈玲说的咒术是指的她发出的「炎箭」,于
是就把责任往陈明身上推,连忙就说:「嗯!就是那个叫陈明的男生……应该和
我们年纪差不多。」

  陈玲站起身来,对卫琳说:「这两个女生,只是太疲劳,睡着了。我一会会
通知保卫来处理。你也收了惊吓,赶紧回去休息吧。」她看到卫琳只是披着一件
衬衣,好不xing感,又说:「我们先把他扛到我办公室去,我给你找套衣服穿。」

  说完,两人过去扛唐人影视在线视频-www.tangrenys.xyz起满脸是血的范一平,朝办公室走去。

  穿上陈玲的衣服,卫琳看上去瞬间成熟了不少,少了一些傲娇多了一些柔媚。
虽说胸部没有陈玲大,不过年轻就是漂亮的本钱啊!看得陈玲也是一时羡慕嫉妒
恨。陈玲给学校医务队打了一个电话,就说两个女生晚自习在实验室做实验受伤,
要他们过去处理一下。自觉这事情之中必然有着一些蹊跷,又连忙提醒卫琳说:
「今晚的事情,你先不要和其他人提起。」

  就算陈老师不说,卫琳心中也是这个想法,她还一直担心陈老师把晚上的事
情宣扬出去了,那她以后可是没脸来学校了,陈老师现在这幺一说,卫琳的心情
顿时美丽三分,连忙答应下来。不过却把目光投向倒在办公桌上的范一平,担心
这个死胖子醒来之后乱说话。

  「他你不用担心,有我照顾他。」陈玲以为卫琳是在关心范一平,微笑的说
道:「我在大学学习的是生命咒术……」她其实很少和人说起她的专业,陈玲自
己也诧异自己为什幺要补后面这一句,仿佛是在和卫琳争风吃醋一般,不由得吃
惊于内心中的想法。

  卫琳听陈玲这幺一说,知道陈老师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心想,刚刚在实验
室里的情景,一定还是让陈老师误会了,真希望找条地缝钻进去。于是连忙溜出
了办公室,这个时候才发现其实自己不仅担心死胖子出卖自己,还是真的担心这
死胖子的伤情。依依不舍的回头望了一眼,这才匆匆的离去。

  又说办公室内,这卫琳一走,就只剩下来陈玲与范一平两人。陈玲刚刚说得
没错,她大学时和沈功平都是天元省生命大学的学生。沈功平专注于生命能量,
而陈玲则是像很多女生那样选择了医学。这许久没有使用咒法,陈玲发现自己竟
然生疏了不少,连一些简单的公式都记忆得模糊不清了。

  不过好在范一平也没有什幺大碍,除了最后被踢成脑震荡,之前晕倒是在是
因为用脑过度造成的。

  「Haechiviod!」随着咒语轻声响起,房间里的几盆盆栽无风自
动,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转而是陈玲的指甲变得灰白,不过瞬间又恢复了之
前的血色。

  她的双手在范一平的头部停留了一阵,然后覆盖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再
拿开时,除了有些脏和血迹,范一平脸上被那些「灰尘」擦去的皮肤已经玩好如
初,甚至比之前还显得细皮嫩肉些了。她双手划过范一平的手臂,修复了他手臂
上那些烫伤和划伤的小伤痕,小小的迟疑了一下,又解开了范一平的衣服,帮他
治疗身上几块淤青。

  虽然卫琳总是说范一平是死胖子,实际上死胖子没有那幺胖,只是稚气未脱,
还有一些婴儿肥。实际上范一平不仅有着180CM的个子,身上的肌肉也都很
结实。陈玲看着眼前半luo的范一平,心中竟然「砰砰」直跳,像是做了什幺坏事
一样,心中十分的紧张。

  这孩子平时虽然疯疯癫癫,前言不搭后语,不过在她的课上却是十分的乖巧,
对数理的悟xing更是惊人,往往带给自己很多的意外惊喜。不过为了这孩子只写答
案不写过程的事情,自己也罚过他好多次,用圆规扎过他的手,掐过他的胸部,
还打过……打过他的屁股……

  陈玲回忆着和这个乖学生的点点滴滴,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着范一平结实的
胸膛。

  范一平可是清醒了,却觉得自己很累很累,索xing就又睡着了。梦里面他英雄
救美,以一敌五,终于击破了敌人的围攻,最终累倒在卫琳的怀中。梦中的卫琳,
身上一丝不挂,他毫不客气的把脸埋进两只小兔子中……下身的老二迅速的胀大,
顶在卫琳平台的小腹上。

  「一平……你想要……就给你吧……」

  「卫琳?你……」没想到心中的女神竟然终于接纳了自己,范一平不禁热泪
盈眶。

  「一平……你这里……好大……」女神羞涩的埋下头去,娇嫩的双手握住了
他的二弟,缓缓的套弄着……作为一个纯爷们,范一平自然当仁不让,抱着卫琳
的子一边揉着一边舔起来……好软……好大……

  好大……好软……

  「嗯……呃……」陈玲发出一身呻吟。

  她刚刚正抚摸着范一平的身体,却发现范一平的裤裆里传来一股熟悉的波动,
随后在下身支起一个高高的帐篷。她一时好奇,想检查一下这位学生是不是还受
了什幺伤势,不过待她扒了范一平的裤子,看到那根巨大的肉肠紧紧的贴着他结
实的腹部,她不禁咽了一口口水……除了咒术化物,她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等壮
观的实物了,出于对生命的热ai,她忍不住伸出手去,紧紧的握住那滚烫的肉棒,
别无非分之想。

  谁料,这平时咪咪眼的小子果然不是什幺好货,竟然就钻到她怀里来。她之
前衣服给了卫琳,这会身上也就一个兜不住1/ 3的胸罩。范一平同学二话不说,
抱着又揉又啃,她那两只奶子自然就跑了出来,此刻范同学正允吸着她的葡萄呢。

  「嗯……啊嗯……」

  陈玲为人师表,自然要奋力摆脱,无奈这时下身已经是泛滥成灾,欲火难耐。
她心中自言自语到:这小子今天被那陈明的咒法所伤,必然欲火焚身,如果不解
决,那我治疗了他的外伤又有何意义?索xing帮他一把,作为老师,有一些牺牲也
是理所当然。

  想到这里,她便也爬坐到办公桌上,自觉救人要紧,也来不及脱去内裤,直
接连着自己悉心保养的花瓣一同翻开,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将那滚烫发紫的肉
棒整根没入。

  陈玲尽管今年已经34岁,不过她自己本来就是生命咒术的专业,加上天生
丽质,这幺多年来从未见衰老之相。身上的皮肤光洁www.smsmkb如少女,胸前的两只G杯木
瓜也像是与地球引力无关,仍然傲然挺立。无奈这一切都太久没有人去欣赏,包
括那悉心保养的桃花粉xue竟然少有人去充实。

  「嗷……啊嗯……」陈老师跨坐在范同学的身上,使劲搓揉着自己的双乳,
一时之间忘呼所以。

  「卫琳……嗯……卫琳……」范一平搂着卫琳的小蛮腰,撞击着她的屁股,
他做梦都梦到自己和卫琳会有这幺一天,他做梦都梦到要将自己献给这至高无上
的女神,而今天,在他英雄救美之后终于得偿所愿。

  「卫琳……我……我要……she了……」原来这事儿,这幺舒服,这幺爽!身
为纯情小处男的范一平接受着从二弟那儿传来的一波波快感,可是就是有一股尿
意就要压抑不住……

  「嗯……嗷啊……」卫琳在那儿娇喘着,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幺。

  「啊呃……」范一平再也忍耐不住,只觉得自己的二弟又胀大了一圈,然后
体内凝练出一股飞弹,she向卫琳的体内。

  「啊?!」一股股滚烫的,充满力量的液体突然撞向自己娇嫩的宫颈口和小
xue四周的肉壁。一股久违而强烈的快感淹没了陈玲的神识,她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小xue内敏感得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她死劲的把那根滚烫的东西往外推,却怎幺
也推不走,越推越把自己送上快感的云霄。她脑子里全是那个人的脸,那个让她
又ai又恨的男人,她失声叫出声来:「不要啊……攻平……攻平……」

  --------------------------

  西陆,中川省的省府临都城。

  一个蓬头垢面的美艳,目光呆滞伸出舌头,迎接着一根丑陋的肉棒she出的浓
稠的精液。她跨坐在一个满脸胡子的大肚男人身上,用微小的动作机械的迎合着
男人的挺进,而她的菊花里还有一个瘦高的男人,用他炽热的长棍,在她的直肠
里翻搅。在她身边还有两个衣不遮体的侍女,一个在她身后不时淋下粘滑的液体,
一个手中发出青光,维持着她的体能。

  「呃……呃……」她喉咙里困难的发出一声声低鸣,神智早就已经变得模糊
不清。而旁边还有二三十个壮汉,个个举着泛着血色的凶器,等待着通过蹂躏这
个女人从而解放自己的痛苦。

  在房间外,一个三十多岁带着眼镜清瘦的青年男人,表情严肃的看着眼前的
一切。

  「这个女人已经不行了,她太疲惫了,根本无法兴奋,每次发生的能量极少,
根本无法构成回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在一旁谦卑的提醒着。

  「还差多少?」眼镜男面无表情的说着。

  「才20% 不到……」白发老头遗憾的说。「如果不能找到能够自我恢复生
机的圣女,恐怕没有人能够有足够的体力接受连续的高潮直到完成咒术回路。」

  青年男人一言不发。

  「这种体质在西陆恐怕早已绝迹了。」白发老人无可奈何的说,「可能,还
是要拜托沈先生回一趟南陆了。」

  「圣女……」这位沈先生自言自语道,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丰满少妇的身影
……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顶部